百虫虫虫虫

我画画太丑了被关起来了

【TSN/ME】Triviality of life


*一个胡乱的,奇怪的小短篇
*只想看他们谈恋爱
*ooc预定
*文笔很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Mark,come here.”

        正在书房编程的Mark听到Eduardo的声音,他咬着扭扭糖慢悠悠的晃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wardo?”

        Eduardo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他们一起挑的一款蓝色的布艺沙发。有的夜晚,他们会一起坐在那看看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Eduardo拍拍身边的位置。说:“我得清理清理你的耳朵。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因为耳朵被堵住了才听不见别人说话。”Mark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。他走过去,躺在Eduardo的身边,将脑袋放在Eduardo的大腿上。咬断了嘴里的糖,并将手里剩下的糖塞进Eduardo的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Eduardo咬碎了嘴里的糖。对上Mark注视着他的目光,捏了捏他的脸。无奈的说:“Mark,耳朵。”Mark侧过身,背对着Eduardo。放心的将耳朵交给他摆弄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吃这个糖。”Eduardo不知道第多少次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Eduardo先是用棉签清理了一遍Mark的耳廓。他嫌弃的看了看手里的棉签,将它扔进了垃圾桶里。说:“我说了多少次让你注意个人卫生了?嗯,Mark?”Mark努力的忽视掉那些不适感,嘟囔道:“wardo,下次。”Eduardo拿起一根新的棉签,拽了拽他的耳朵严厉地说:“没有下次了!顺便提醒你一下,这是你对我说的第N个下次。上次说好一起去郊游,结果还是变成了下次。”Mark蹭了蹭Eduardo,企图安抚Eduardo。

        当Eduardo将Mark的两只耳朵都清理干净后,他发现之前盯着他的衬衫扣子放空的Mark已经在他腿上睡着了。他揉了揉Mark的卷毛,看着他的睡颜,还是没忍住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。Eduardo看着Mark因为连续几天熬夜编程而愈发明显的黑眼圈,心里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他拍醒了Mark。

         Mark睁开眼睛看着Eduardo,接着他把Eduardo压在沙发上狠狠地亲了一顿。然后他将头埋在Eduardo的颈肩处。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。Mark的卷毛蹭的Eduardo有点痒,他轻笑着说:“我们的卷毛先生有没有尝到他的扭扭糖的味道啊?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 Mark将Eduardo抱的更紧了,他闷闷地说:“wardo,I love you.”

         Eduardo拍拍他的背,“I know,I know.”接着说:“好了,现在放开我,我要去做晚饭了。而你,给我去床上好好睡一觉。不许再编程了,否则我就砸掉你的电脑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刚睡醒的Mark还不够清醒,也不反抗,乖乖的朝卧室走去。他想着在这次更新之后,他应该可以空出几天假期带wardo去郊游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今天晚上,在wardo的爱心晚餐后,他们应该可以来一次久违的亲密接触。

The 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哪,我在写什么玩意<(。_。)>
渣作,大家随便看看吧。
(´-ι_-`)

评论

热度(12)